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新闻

情系江南——读《潘鸿海油画作品选集》

时间:2016-07-27 16:09:20  来源:  作者:

  轻烟淡水的河畔,细雨霏霏的堤岸,《远古的风》吹拂江南,水乡的故事连同白墙脚灰瓦檐下的苔藓—起生生不灭,又和悠长巷子里的青石板—道闪闪发亮。江南水乡那悠远深邃的文化仿佛被装进了少女手捧的瓦罐,尘封后又开启,却只能用那稍显迟钝的头颅去慢慢体味。像在重新翻看一本泛黄的黑白相册,是在记忆中摘取似水的年华,那是华夏千百年逝去的激情与诗意。命运如此的跌宕起伏让他们也随之颠簸而起了动荡的曲线。水乡的故事在光阴的流逝中轻轻地摇曳,岁月远去了,褪了色不要紧,故事里总有让人久久沉醉的励志和伤感,风骨和柔情。好似少女飞扬的长发,在前尘梦影中缠绕,今朝回首,人犹自醉。背景的粗放有力,少女的柔美细微,相映对比使得这幅画具有更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风起院落,水榭亭台,红颜珠泪盈盈,水袖轻拂琴弦,一曲千古清韵在如雪的玉手下流泻,柔肠百转。《古仪沉香》内的女子,怀捧书文,手持折扇,思绪仿佛随着时光的倒流,置身于千年前那段缠绵悱恻的化蝶之恋。秉烛夜书、谈笑风生间十八相送,依依恋恋。江南女子就仿佛是手中那一脉可卷可拢的的书页,卷拢时,藏着一颗敏感却温柔的心,在那小轩窗下绣着淡淡的一页绢,看着春事伤怀,望着独影悲怆;但经那股秀气的风吹,一一舒展,像是春草芜芜地开,清香淡雅,从容不迫,随着那青苔爬满的古巷,遥遥而来。

  不知是江南的女子走进了潘鸿海的画中,还是他画中的女子走入了江南。江南的女子在歌,歌在花丛,歌在水边,歌在烟雨的江南,歌在如画的水乡,歌在琴棋书画之后悄悄绣着鸳鸯蝴蝶的水乡江南。纺车吱呀,童谣喃喃,水波粼粼,歌儿铃铃。莲花般的女子,一曲江南丝竹,千声冷雨芭蕉,雨一样的轻盈,雾一样地空灵。柔媚在河面上荡漾,只听得水中的莲花亮了眼睛,一对长尾巴的蜻蜓停留在荷尖上温情脉脉。在明镜似的水面,在姑娘如河流一般弯弯绕绕的心里,将那江南水乡的风光浮现。

  跟随着潘鸿海先生的画笔,缓缓地走着,走过那江南的女子,走进青石板铺成的路上,将目光向远方延伸。千百年来,多少急促或悠闲的脚步踏过,早已被打磨得光亮。微微觉得累了,便坐在河边的石板上休息,看着河边的妇人捶打着衣衫,相互谈笑;身旁有几位老人正在下棋;河面上有几个光着身子的孩子,正在互相拍水嬉笑,这些景致更为江南的静美平添了几分味道。

  恰值黄梅季节,薄薄的云在头上漫不经心地掠过。《水乡霞光》中,微微有些许阳光弯弯斜斜地从窄窄的屋檐间照进来,潮湿,但并不沉闷。小雨悠然飘洒,走在水乡弯弯曲曲的小巷,默赏迤俪穿梭的流水,似乎有一种穿越时光的爱怜。江南水乡的雨,明媚而温和,分明是可以滋润到人心田里去的。远处竹笛声韵婉转,如此的缠绵,在夜色里滑过青绿的水塘,穿过疏密的林稍,漂流那思念心房。笛韵声声里,悄然细雨自天幕垂来,丝丝的,绵绵的,随着清风扭动着轻盈的身姿,在夜色里竟然袅娜明晰起来。

  迎着淅淅沥沥的雨,独自行走在江南的角落。听桨声激荡,看烛影摇红;观乌蓬点点,瞻沙鸥翔集。斜风细雨中的江南就象一个尚待自闺中的婉约女子,隔着一层薄薄的面纱,娇羞中带着一丝怯意,婉约中带着一份韵致,让人满是怅惘与希翼;她象温情脉脉的水,夹杂着扑面的烟霭;她象满是葱绿的玉,跳动闪烁着熠熠灵气,在这片氤氲的土壤中绽放着那一份绚丽与缠绵。

  纷纷扬扬,缠缠绵绵的杏花细雨,让整个江南都笼罩在温润的怀里。《河畔小舟》内那染湿连绵的山峦,抚摩一江的春水还有那晚归的帆影,描摹出莺莺燕燕的江南水乡,刻上朱色的印,系上粉红的丝,等待一个明媚的日子来临,展开静默的情怀湿润清凉的眼睛。倚窗听雨到天明,雨的身形在悄然中隐去,那满目的青瓦白墙尽被一层迷蒙的晨雾轻笼,烟气笼罩着模糊的远峰,流翠映入其中,已然分不清哪个是现实感受的江南水乡,哪个是潘鸿海先生画笔下的江南水乡。

  烟雨凄迷的江南水乡,一切湿漉漉的,连记忆也是。《江南春色》中,河水缓缓地流动着,水很清,水草与鹅卵石都看得很清楚。淡淡的阳光射进去,跳出来,伴随着叮叮咚咚的流水声,愉悦,明亮,宁静。河滩上仍旧停着几条乌篷船,艄公戴着草帽,坐在船尾,没有忙着招呼顾客,只是独自叼着大烟斗,咂着嘴巴,乌黑的船篷浸没在轻柔的雨水中,组成了一幅悠闲自得的画。踏上摇摇晃晃的乌蓬船,轻摇桨橹,缓缓地在河道间穿行着,水荡开去了,吟哦着荡过了四季,荡过了时间,却留下了刻在水中的赞叹。

  江南的水,江南的船,江南的灯影桨声就在停留在身畔,河水从脚边兀自流过,互相激荡,清脆悦耳,独一无二,与生命是那么接近,以至于分不清昼夜,辨不明东西。看着两岸的人家,感觉如此的和谐,如此的静谧,一种人性的恬淡弥漫于天地间。

  似乎有些沉重,似乎又透露着安详,穿过古朴的老街,爬上那个布满了班驳青石板的坡。坡上的民居,白砖黑瓦,高墙深院。绿荫的暗影扩散,遮住了远方的风景,河水静谧而深沉,浮过这世界的倒影,泛起氤氲。

  水乡是柔的,桥却有点傲。《河埠边的桥》中那青石的拱桥,高高的,越了人家的屋檐,跨了曲河,连了方土,风雨中默然独立,承受着千百年的孤独。拾级登桥,凭栏远眺,一河春水,两岸民舍,乌篷船泊处,新柳依依,水烟蒙蒙。随路迂回,高低相间,错落有致。小巷漫游,常常峰回路转,要人还怨山重水复,又叹柳暗花明。顺了小街,不经意间离了河道,走进一条狭长的街巷。没有灯亮,巷里人家关门闭户,长长的幽静,听得见细雨飘落青石路板的声音。巷的尽头,光影渐现,忽有走廊回转,廊中暗暗的屋檐,檐下有水塘,浮光掠影,幽深莫测。塘角的柔光里,一座驼背的桥高高地弯出好看的弧,桥下淌着的,应该是方才离开的河。没有人,很静。不由翩翩浮想,这水塘里,那长巷中,定是藏了不为人知的故事。

  天黑了,路边的枝柳随风飘摇,在河水倒映的柔波里,人淹没在又一条幽巷。走过《水乡傍晚》,巷尾豁然开朗,清光影里,石桥翻越,白墙院落,料想是谁家祖上的祠堂。邻河站定,倾听这江南的风,记忆悠然浮起,某年仲夏夜,谁曾是水乡客。桥头人来人往,听草船对歌,闻江南丝竹,看皮影戏,赏水乡舞,品点小吃,饮几杯水酒。更有引路的江南女子,蓝衫黑裙,脚上黑布鞋,辫梢红头绳,俏丽柔婉,落落大方,莺声燕语,迷煞游人,醉了水乡。遥望酒旗招展,对岸花楼上,社戏锣鼓正酣。恍如时光倒流,又如身在风景,沉醉,沉醉。近旁的矮山上,一条小街由山顶延至山脚,山里人家沿街而居,春夜里灯火点点,宁静而祥和。愈夜愈美的水乡,风不能淡化,雨无法阻隔。



上一条:张俊以团长率艺术家赴江西演出引航中国梦
下一条:香蔓蕾香铂顿童颜蛋,打造靓丽容颜好脸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