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新闻

情系江南——读《潘鸿海油画作品选集》

时间:2016-07-27 16:09:20  来源:  作者:

  文/宋行标)情系江南,梦萦水乡。

  江南是一份情,情中的江南是朝思暮盼的缕缕牵挂;水乡是一个梦,梦内的水乡是微风轻拂的摇曳飞花。早春三月,绿树新芽,白墙乌瓦,流水人家。关不住的是那满园春色,一泓碧水;追不回的是那南归大雁,上古繁华。闲看庭前花落花开,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远去的流水将青丝染成白发,蜿蜒流淌着的却是那数也数不尽的青春年华。

  一叶轻舟,载着花甲老人缓缓蜿蜒于江南河流。或许是因为那红尘中的纷纷扰扰都自行风云落定,岁月方彰显出真实而清晰的轮廓,光阴荡荡,随意去向。心是沉静的,跌落出片片涟漪,却又从中盛开鲜花。拥着情,走进了梦,牵起江南的手,永远嵌入的生命。而这一位皓首老者,就是当代著名画家潘鸿海先生。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江南,满载着儿时的童话,记忆着青春的梦幻。1942年,潘鸿海出生于上海西郊古镇梅陇一个贫寒的家庭,潘父是一名铁路工人,潘母则在家种田务农,膝下5个孩子,潘鸿海既为家中长子,又是家族的长孙。童年的生活是困苦的,但童年的笑容却是纯真的,江南水乡那轻柔的曲线、丰富的色彩勾画出童年蔚蓝的天空,淳朴亲切的乡间民风、清新自然的田园风光在潘鸿海幼时的心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潘鸿海自小偏爱画画,在幼儿园时,蜡笔就是他最珍贵的财产,尤其偏爱湖蓝色与粉绿色的蜡笔。水乡的人们都可以感受得到,当潘先生高高举起画笔的时候,一定是透过它看到了那最为熟悉的颜色。湖蓝是天的纯净,是水的柔情;粉绿是花的羞涩,是草的芬芳。这一切更是家乡的颜色,心灵的颜色,尽管色彩千万,但他始终都抹不去那童年的记忆。在此后的绘画创作生涯中,潘鸿海执著致力于江南水乡这永恒的眷恋,并不仅仅来自于一个画家的职业敏感,更是源于对故土那份浓浓的深情。

  当江南的风开始温柔的时候,少年潘鸿海暂时告别了故乡的草木,与父亲沿着蜿蜒的河流来到了苏州,并在这里度过了他的中学时代。苏州有着比上海更为典型的水乡情调与文化氛围,这也使得少年的他真正融入进江南的怀抱。随后,潘鸿海来到了杭州浙美附中,毕业后又考入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在杭州的10年间,潘鸿海不仅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基本功,也同时开始了他作为一个画家的道路。几十年来,潘鸿海先生始终生活在江南的天空下,默默地呼吸着,体会着,漫步着。江南就是这么一个恬然而质朴的地方,可以从从容容地走在落霞的水巷,可以坐在竹椅上慢条斯理地品着清茶,可以在暮年回首的时候,也能够微笑着回想着自己生命中水一样剔透,蜜一样甜美,茶一样清香的岁月。

  江南水乡与潘鸿海有着与生俱来的缘分,有着梦牵魂绕的情愫。江南的小桥流水、桃红柳绿、黑瓦粉墙、深巷苔痕、帆影渔歌、长箫短笛、高门古井,无一不深深地感动着潘鸿海。于是,从他立志以画笔表达对江南水乡深深的赤诚情怀之日起,他就一次次地奔走于沪苏浙的江南水乡之间,苦苦寻觅江南水乡那份美的底蕴,寻觅心灵深处对江南水乡最真切的感悟,寻觅能够超越前人的最佳表现方式。或许,正是因为潘鸿海的这份执著感动了江南,江南的艺术之门为他打开了全新的角度。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1967年,潘鸿海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浙江美院油画系,他是幸运的,先在《富春江画报》任职20年,接着又在浙江画院任职16年。然而,这幸运背后所付出的心血和勤劳,却不是一两句话所能说清的。在《富春江画报》的20年,潘鸿海历任记者、编辑、编辑室主任、副总编、副编审,经手编辑出版了400多期刊物,行政及编务工作相当繁忙,他依然挤出时间搞创作,累计画了400多幅独幅画、4000多幅连环画,各种画种都有涉及。即使在扼杀一切艺术的年代,他依然紧抱“艺术就是走自己的路”这一信条,坚持画伟人和工农兵。1972年,油画《又是一个丰收年》参加全国美展并由中国美术馆收藏;1973年,油画《鲁迅》等作品参加全国美展并由中国美术馆收藏,不到而立之年,便担任浙江省文联委员。由于当时工作忙、管理紧,上班时间搞创作被视为不务正业,而潘鸿海偏偏又有一句口头禅:“只要让我画画,干什么都可以。”于是,他于1986年调到浙江画院任主持工作的常务副院长(院长为年事已高的陆俨少)。1986年,潘鸿海的努力终于得以回报,作品《囡囡》参加全国油画展并由中国美术馆收藏,奠定他作品风格面貌的系列作品《姑苏行》、《江南行》相继问世,办个展、出画册、赴美交流讲学,忙得不亦乐乎,由此潘鸿海开始了他作为专职画家的艺术生涯。

  作为一个画家,当今的潘鸿海状态颇佳,在年龄与艺术上都属于黄金时期。水乡江南的艺术元素给他带来了独特的文化艺术符号,带来了鲜明的艺术风格,也带来了中国画界的学术地位与声誉,以及大批十分喜爱他的读者观众。潘鸿海的画是中国的油画,是江南的油画,他为当下的绘画宝库增添了新的亮点,他为中国油画反映地方风情特色的表现做出了贡献,这一切都是画家努力的成果。人们面对这些作品时,是如此的亲切,如此的没有距离感,更多的是无语的沟通与共鸣,更多的是一种文化审美的感受。

  了解熟悉潘鸿海先生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他少有浮躁、骄傲和张扬。面对声誉,他更多的是冷静,以一颗顺其自然的平常心默默的作画,因为这一切成绩在潘鸿海先生看来,是江南水乡给他的恩赐,是江南大地人民对他的恩赐。他珍惜这一切,而不是看成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他在努力进取,寻求新的目标和高度,艺术的道路越在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越需要付出,他在向更高的艺术坐标迈进,在艺术的深层次上追求探索。他涉及中国水墨,对书法颇有见地主张,喜欢印章篆刻艺术,嗜好古董古玩,在当今中国油画界,像他这样执着关注于华夏传统文化的画家并不多见,不难看出,潘鸿海一直有种东方的视角与情结,打造一个观念上的大美术领域。表面上看,这只是他在营造自己更为广阔的艺术天地,丰富自己的艺术生活;实际上,这是他在为自己的艺术向更高、更深的层面前进的一种方式。他默默的依托在这强大、丰厚的东方文化传统基础上,为做一个真正全面的中国油画家而努力。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上一条:张俊以团长率艺术家赴江西演出引航中国梦
下一条:香蔓蕾香铂顿童颜蛋,打造靓丽容颜好脸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