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新闻

李可染《万山红遍》与陆俨少《山河新装》作品浅析

时间:2016-07-20 17:13:15  来源:  作者:

  “红”与“绿”的风景

  提到山水画大师李可染,人们自然首先会联想到他的“红画”作品《万山红遍》(图1)。“红色山水画”在中国绘画史上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产物,上世纪“文革”十年的政治氛围,虽然限制了一些画家的创作空间,但同时也成就了相当一批山水画家对“红色”的别样情怀和巧妙运用,如钱松喦、魏子熙、宋文治等,他们与李可染先生一样,无不是善于用“红”的高手。

  在“心潮逐浪高”的“文革”期间,李可染不厌其烦地创作《万山红遍》,以“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万木霜天红烂熳”的主色调适应“全国山河一片红”,从而形成了李可染作为二十世纪中国山水画坛“红色山水画”的霸主地位。

  《万山红遍》共有7幅存世,在尺幅最大的3件作品中,2件分别藏于中国美术馆和荣宝斋。回顾艺术品拍卖史,《万山红遍》曾有3件作品上拍过,其中2件均为3平尺左右,曾于1999年和2000年拍出400万元和500万元的价格。在当时相对低迷的书画市场,这2件作品的成交价形成了不小的轰动,同时也拉动了之后的艺术品市场发展。2012年北京保利上拍的10平尺的《万山红遍》,是民间流通作品中尺幅最大的一件,也是李可染积墨山水艺术创作的巅峰。

  李可染此件《万山红遍》第一次上拍是在2007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上以3504万港币的成交价创下当时李可染作品的世界纪录。今年此件作品再次上拍,最终以2.9亿元成交,5年时间该作品增值8倍。

  《万山红遍》不仅是李可染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同时也代表了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发展的转变,加之画面罕见的大面积使用朱砂,是李可染艺术创作的大胆创新。 有市场人士将《万山红遍》受到追捧的原因,归于画家在创作中使用了乾隆年间故宫内府的朱砂。其实,绘画用料的特殊并不值得大惊小怪,重要的是这件作品在李可染一生作品中的地位,以及它在美术史上的意义。虽然艺术品市场有着上下起落的周期性,但真正的顶尖作品,那些具有美术史意义的作品,却似乎与市场周期无关,在任何时候出现都不乏买家——因为顶尖艺术品的价值是永远存在的。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优秀艺术品的增值空间是以时间的积累换取的,《万山红遍》五年前的3000万已是天价,五年后的2.9亿也是在高位运行的价格,今后的价值还请观者拭目以待。

  陆老的《山河新装》(图2)同样作于“文革”时期,并在数年后重新补款。“文革”期间,陆俨少白天被监管劳动,晚上用拾来的破旧毛笔蘸了清水在桌面上画画写字,正是凭着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他在逆境中完成了千百幅课徒画稿。七八十年代正值陆俨少先生创作的成熟期和高峰期,这幅青绿重彩《山河新装》即是这一时期的精品之作。

  纵观陆俨少先生目前的存世作品,青绿山水可谓少之又少,堪称孤品,而在陆氏青绿山水中以如此重彩手法表现的作品更是极为罕见,几乎找不到类似的创作。因此,《山河新装》在其一生的艺术创作中,可谓是其独树一帜的极品之作。作为文人画大家的陆老,对于山水的意境的表现与线条的运用自不必说,难能可贵的是,陆老在这幅作品中运用了西方绘画中的透视原理以及光线的明暗处理,绘就了一幅由中西绘画语言互为融合的新中国画。尽管由于时代的原因,陆俨少在当时被错划为右派,一时作画不能署本名款,故在此幅的落款上署“上海画院复制”,“陆俨少画”款为数年后所补,但是这些却丝毫掩盖不了《山河新装》以传统青绿重彩山水来表达新中国主题的时代佳作的光辉。

  《万山红遍》为李可染先生整合升华期的代表作品,不同于往日以浓墨描绘苍翠深邃、紫烟沉沉的叠嶂层峦;亦不同于以深厚强烈、悲沉压抑的黑色形成的凄迷色调;而是大蘸朱砂,另辟蹊径,不拘一格,变化万千。以朱砂作画前人有之,但多用于画佛像、神像、花卉等,大面积用于山水画,自李可染创始。李可染先生为了更好地表达《沁园春·长沙》中“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意境,通过大面积使用朱砂来表现秋色,使秋色更红火、更热烈、更带有丰收后喜悦的气氛。因画卷上的红色不但有朱砂,更加有西洋红,使整幅画面红润光亮,再加上山水的重量感,使之成为时代的巨作。

  陆俨少作山水画,虽鲜以青绿重彩来表达,但他对于青绿画法却了如指掌,并且推陈出新,这在他《山水画刍议》中有过详尽的描述。在《山河新装》中,画面山峦并没有沿袭唐代那种金碧山水、富丽堂皇的青绿勾金法,而是在此基础之上,进行了发展,结合了宋元的皴擦,利用国画颜料石青、石绿的特殊色彩和浅绛的设色,取精用宏,既有传统,又有新意,甚至在画角隐隐嗅到一丝泼彩的味道,大气磅礴、气壮山河之势迎面而至。

  《万山红遍》与《山河新装》对于李、陆两位大师都有着特殊的意义,一红一绿,都是典型而独特的创作风格——红是李可染对于用朱砂绘制大面积山水画的始创,绿是陆俨少对传统青绿重彩山水画法进行了发展。这两幅画的创作水准大大超出了他们各自的大多数作品,是两位山水大师在各自艺术生涯中最为华丽的篇章。

  前面提到《山河新装》每平尺为272万,与李可染2011年拍卖作品的单平尺均价相当,但以其3.6平尺的面积来计算,画作的总价格与2012北京保利春拍的《万山红遍》还是相差甚远,即便达到了此件《万山红遍》相同的尺幅,价格也只有《万山红遍》的十分之一。

  两位大师艺术水准相近,而作为“南陆北李”最具有代表意义的两幅作品,价格差距为何如此悬殊?究其原因,这与藏家的买卖习惯、市场的运作状况、作品的题材性质、稀有程度和作品进入拍卖市场的时间等不无关系。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进入市场较晚的陆氏画作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山河新装》的前景还非常广阔。

  再以1999年嘉德以407万的高价拍出的另一幅李可染画的《万山红遍》来比较,这幅作品为2.8平尺,每平尺为145万,为当时李可染画作每平尺平均价格的21倍。《万山红遍》共有7幅,而查遍陆老的画作,《山河新装》作为陆老的精品之作,可谓少之又少,而以青绿重彩创作方式绘就的山水画则更为罕有,甚至可以说是绝无仅有,况又在目前的市场中《山河新装》的价格远逊于《万山红遍》,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山河新装》的升值空间将会更大。(文/宋行标)



上一条:张俊以赞吉剧让东方艺术之都四平更加亮丽
下一条:探访格力电器实验室:一根针掉地上的“噪音”都要测出来